首页  »  深宅迷案  »  深宅迷案

深宅迷案

深宅迷案

主演:
张继南 王姿霖 隋存毅 明俊臣 王一珺 冯丽丽 陈霖生 
备注:
超清
类型:
惊悚 恐怖 剧情 
导演:
内详 
别名:
深宅迷案2021,深宅迷案
更新:
22-08-16/年代:2021
地区:
中国大陆
高速云播放晚高峰期可能卡顿请耐心等待缓存一会观看!
高速云M3U8晚高峰期可能卡顿请耐心等待缓存一会观看!
相关视频
《深宅迷案》内容简介

讲述了民国初期的两位警察深宅揭秘闹鬼传闻的惊魂故事。探长乔虎与警花木小庆满心壮志,一心想要侦破大案,却因为“宋神酒”发家的宋家豪宅闹鬼,在街坊邻居的口口相传之下,闹得世人皆知人心惶惶,被派去宋家大院“捉鬼”。自认为怀才不遇而烦心、又坚定相信没有鬼的两个人来到宋宅,本想着找个由头敷衍了事,平息这场闹鬼传闻,不曾想在进入宋家大院之后,一环接着一环的“闹鬼”事件不断发生,两位一直被低估的警察,真正开启了一场超乎自我想象的专业探案之旅。

……
深宅迷案凶手是谁

第1集 清末乱世。大雨滂沱之夜。乔府少爷乔日升为逃避与王府格格的婚姻,带着恋人周雪莲一起逃离京城。乔日升之母信芳觊觎王府富贵,早已与王府总管秦瑞设下密计,欲以乔日升为敲门砖打开王府大门,并进一步夺取其百年基业——王爷在徽州置办了六年的大宅。为完成此计,信芳不惜让总管秦瑞找来前清骁骑军武士,以周雪莲性命作要挟,强行将乔日升掳回乔府。此后,乔日升再度逃出,但信芳当场以服毒自尽相要挟,乔日升无奈之下终于答应与格格成亲。婚后,乔日升和格格搬到了徽州取名为“乔园”的大宅子。格格满心以为在这里可以躲避战乱,过神仙般的日子。可她完全不知道,信芳与秦瑞的阴谋已经一步一步展开。周雪莲苦捱回家,母亲周氏意外地发现她已经怀有身孕。为保名节,周氏几次试图让雪莲喝药打胎,可雪莲拚了命也要保住自己的孩子,她天真地憧憬着乔日升迎娶她的那一天。可是,一直等到她生下孩子,乔日升都没有消息。周氏无奈之下将孩子卖给了人贩子黄斜眼。刚刚生产过的雪莲不顾一切追赶载着孩子的稻草车,最终昏迷不醒。乔日升开始了郁郁寡欢的婚后生活,信芳与秦瑞紧锣密鼓地展开阴谋,王爷与格格却惘然未觉。 第2集 昏倒在路上的雪莲被修道院所救,回家才知道母亲周氏悲痛之下已经上吊自尽,妹妹玉枫也不知所终。万念俱灰之下,雪莲在修道院里学习,并成为了新派教师,改名为白玉兰。与此同时,信芳与秦瑞的阴谋也大功告成,王爷被他们害死在河边。无辜而天真的格格面临着灭顶之灾。漫长的八年中,乔园发生了无数的变化,隐藏了无数的秘密。而白玉兰在这八年的每一天里,从来没有停止过寻找自己的儿子小虎。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修道院同事查到了小虎被拐卖的下落——他被拐卖到了徽州的乔园。“巧合”的是,这正是乔日升的家,信芳与秦瑞的巢穴,但白玉兰对此完全不知情,因为八年前,她和信芳、秦瑞根本也没见过面。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巧合,玉兰为了寻子,不远千里来到了乔园,乔日升此时正好在外公干,玉兰因此顺利通过了小学校长嘉明的推荐,来到乔园应聘家庭老师——她成了自己亲生儿子的家庭教师。小乔伟非常顽劣,曾经打走了六七个家庭教师,没有人能制得了他。但是,玉兰知道这是自己的孩子,她怀着慈母巨大的爱心来与乔伟斗智斗勇,即使受到伤害她都觉得是一种幸福。慢慢地,乔伟开始走近玉兰,甚至还替她掩盖过错。这在过去是绝对没有的事情。八年以来,玉兰第一次在心里感到了幸福。这种幸福注定不会长久,因为乔日升随时会回来。 第3集 乔日升说来就来,无论乔园有多大,房间有多密,人口有多稠,乔日升终究还是碰到了白玉兰——周雪莲。极度惊讶之下,两人都反应过度。玉兰无法原谅乔日升当年抛弃自己的举动,准备收拾行李离开。乔日升却想力挽狂澜,找回失散八年的真正爱情。有情人总是难以成为眷属。虽然玉兰因为不忍离开乔伟,继续留了下来;虽然乔日升在苦等玉兰冷静之后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但是,新的矛盾出现了——原来,嘉明和兄弟嘉勋的父亲是替王爷设计乔园的工匠罗启田,罗启田建完机关重重的深宅大院乔园之后就被杀身亡,兄弟俩认定是王爷杀了罗启田,准备调查乔园,伺机报复。一次冒险的调查中,嘉明、嘉勋两兄弟潜入乔园,却触响了警报。嘉明逃亡时,玉兰掩护他躲过了一劫。早对玉兰非常欣赏的嘉明不由得非常感激,心存好感。乔日升的努力没有成功,玉兰八年的怨恨无法消除,除非乔日升永远不再提过去的事情,她才能留下继续当乔伟的家庭教师。乔日升无奈地接受了这个条件,眼看着自己最爱的人咫尺天涯。玉兰继续与乔伟周旋,两人的关系越来越接近的时候,突然因为图画课上“我的母亲”这个命题让乔伟陷入颠狂,原来,小乔伟最缺的,就是母爱……那么,乔伟名义上的母亲究竟是谁呢?那么,乔园深处,那个谁也不让靠近的“默苑”里,究竟又关押着什么神秘的人物呢?玉兰不由得百感交集,她不知道这背后是什么样的秘密,但她发誓要把这秘密查出来。 第4集 乔伟因为“我的母亲”事件离开教室逃走,乔园上下人等一起寻找,信芳和日升更是急坏了。玉兰想起自己刚生下乔伟时,乔伟被扔进草堆运走的事情,她来到马厩,果然在草堆里找到了小乔伟。这种默契让两人再一步走近,当信芳为此苛责玉兰,并想解聘她时,乔伟居然用丢铜板的方式留下了玉兰。当图画课再度开始时,乔伟居然接受了画“我的母亲”的命题,他说自己没有见过母亲,所以,他要画玉兰。这让玉兰再一次感到了无尚的幸福。可是,乔伟名义上的母亲究竟是谁呢?乔伟又是如何被拐到乔园的呢?乔日升是否知道乔伟就是自己亲生儿子呢?这一切,让玉兰又牵肠挂肚,无法释怀。可是,乔园深处戒备森严,玉兰往里多走一步就会有人出来阻拦,她怎么才能查出这背后的秘密呢?动了情的乔日升不想再失去玉兰,专门把她带到两人八年前相约的老地方——猎场边的小木屋,但这并没有打动玉兰,反而让两人的误会更深了。但是,玉兰和日升的私会被信芳发现,信芳敏感地觉得这个女人会坏了大事儿,她决定赶走玉兰。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乔伟挺身而出挽留玉兰,这让老奸巨滑的老太太信芳一时没了主意。与此同时,觊觎乔园的警察局长江一雄得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信芳的表外甥女李晓萍从外地乞讨到此投亲,江一雄将她药死,另外找了一个女囚犯顶替她,准备打入乔园,实施大计。 第5集 信芳明显感觉到玉兰在乔园的地位,老的少的都对玉兰非常有好感,这让信芳感觉到了危险。“李晓萍”——那个江一雄的奸细,终于按捺不住,想在乔园里大捞一把之后逃走,没想到,因为乔伟也和丫环一起来偷钱,乔伟毛毛糙糙的行为导致信芳和秦瑞发现了窃贼,李晓萍趁乱逃走,装作没事儿人一样。第二天,信芳集合所有人开始查找内贼,玉兰从乔伟那里拿到了偷来的钱,她还回了信芳,缓解了这个危机。这件事情之后,玉兰意识到,乔伟这样发展下去会很危险,她决定要让乔伟到社会中去锻炼。玉兰决定到嘉明的学校当老师,同时她要把乔伟带到学校来和大家一起上课。她知道这很难实现,但作为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好,她会付出任何努力和代价来完成。为了让孩子更好的发展,她选择了让自己痛苦的决定:辞职,到平桥小学任教——这是有风险的,万一乔伟拒绝来学校上课,她的这个选择将再也难以反悔。玉兰毅然来到了平桥小学,而乔伟却还在赌气。 第6集 新的生活会带来新的麻烦,最麻烦的是乔日升。他受不了嘉明为了迎接玉兰而举办的舞会,激愤之下打了嘉明。但这带来了更为严重的后果:玉兰指责日升无权管自己,而应该把心思用在儿子的教育上——玉兰和嘉明俨然一对情侣,这对日升是个严重的打击。为挽回败局,日升不惜与信芳发生矛盾,让乔伟去小学上学。乔伟初到学校,自然又生出不少事端,玉兰用激将法将其驯服。日升感激之下再次表达情愫,无奈玉兰并不接招。失去的东西想再挽回,太难了。阴谋和命案带来的后果还在延续:嘉明、嘉勋兄弟再次潜入乔园深处,结果被信芳发现,信芳吓得晕倒,幸好玉兰救了她。这一次,嘉明兄弟的秘密无法再隐藏了,他们向玉兰坦露了王府的杀父之仇,玉兰也在这过程中得知,那个神秘的“默苑”中隐居的,居然是乔伟的二妈!也就是说,那个是乔日升的第一任妻子格格死后,娶的第二房!这个二房是谁呢?玉兰为了儿子,什么都愿意做,她认为,乔伟性格中的缺陷,很大程度上是那个二妈引起的,她决定查清二妈的来由,替儿子解开心结。与此同时,受惊的信芳开始找江一雄购买军火。李晓萍给了江一雄一把乔家的钥匙模子,虎视眈眈的江一雄终于迎来了机会。山雨欲来,乔园阴风满楼。 第7集 李晓萍当内线,带着江一雄手下的徐志将默苑中的人偷走,江一雄认为,既然这是个戒备森严的秘密之所,那这里面的一切都是有价值的。乔伟在学校被同学嘲笑没有母亲,因此又与同学打成一片。玉兰决定带乔伟去见二妈,但遭到送饭丫环的强烈阻拦。可怕的是,丫环送饭进去,却发现昏迷四年不醒的二妈不翼而飞!这个人身上隐藏着极大的秘密,如今忽然消失,信芳和秦瑞恐慌无比,李晓萍趁机诬陷玉兰,玉兰被信芳上了重刑,幸亏日升及时赶到,救了玉兰一命。日升此时才知道自己的二房太太玉枫并没有离家出去,而是一直被囚禁的默苑之中。悲愤之下,日升与信芳理论,信芳终于说出了一个天大的秘密:王爷当年贪污了皇宫的一批财富,就埋在乔园的地下——如果有人从默苑偷走玉枫,显然就是为了这批财宝而来。江一雄守着植物人一样的玉枫,什么招儿都想出来了,但玉枫没有任何反应,但当他决定把玉枫活埋的时候,却发现玉枫不见了。活过来的玉枫回到了乔园,吓坏了所有的人,最为震惊的是玉兰,因为玉枫就是她失散的亲妹妹!原来,乔日升当年在格格死去之后,无意中邂逅了身形酷似玉兰的玉枫,日升迅速坠入爱河。虽然信芳拚命反对,但陷入情网的玉枫极度执着与深情,乔日升终于冲破阻力与她定下婚约。可没想到,在他们即将举行婚礼的前三天,玉枫“离家出走”——实际上是坠崖摔成重伤,一直昏睡至今——信芳和秦瑞对日升隐瞒了这一切,让玉枫虽然与日升近在咫尺却数年不得见。现在,她已经醒过来了,虽然没有了记忆,但总有一天,她会记起来的!这让乔园里所有的人都紧张起来。 第8集 血浓于水,姐妹情深。惊喜的玉兰一旦得知妹妹的消息,再也无法忍耐,她和嘉明一起,强行闯入乔园,想把玉枫接出来好好服侍,帮她恢复记忆。闻讯而来的晓萍狐假虎威强行阻止,信芳更是以玉枫是儿媳为由横加干涉,甚至逼玉兰提供玉枫是她妹妹的证据。关键时刻,日升从中斡旋,提出折衷方案,让玉兰再次搬回乔园来住,顺便照顾妹妹。玉兰如愿住进默苑,信芳和秦瑞非常担心,因为那里有他们的绝顶秘密:重重毁灭性机关保护之下的国宝玉佛。树欲静而风不止。正当玉兰准备好好照顾妹妹,好好教育乔伟时,信芳请来了所谓的法师为玉枫驱邪。驱邪本是好意,但这种没影儿的事情怎么说怎么有理,结果晓萍诬蔑玉兰身上有邪气,不让她靠近玉枫。法师也跟着帮腔,最后信芳居然就形成了一个规定:七七四十九天的驱邪期内,甭说玉兰,连日升和乔伟都无法再见到玉枫了!已经被囚禁多年的妹妹哪能再遭这种罪?玉兰求日升帮忙,日升不惜与信芳矛盾,终于强行带着玉枫要回老家去养病。离开了乔园,并不意味着安全,其实比在乔园更是危险,每一步都有杀身之祸!玉兰、玉枫、日升一行人离开乔园的当天,信芳和秦瑞、晓萍和江一雄就分头安排好了人手进行追踪。日升本来设计了障眼法,无奈目标太大,杀手仍然如影随行。玉兰一行终于回到了老家,在邻居和亲戚的反复启发下,玉枫的病情却没有丝毫好转,这让玉兰和日升非常焦虑。同时,老家熟悉的情境让日升旧情重燃,玉兰却并无此心情。两人各自受着不同的煎熬,苦度时日。杀手终于在一个深夜下手了,幸亏有暗中随行的嘉明保护,玉兰和玉枫才得已保全,日升受了轻伤。老家是不能再呆下去了,日升带着玉兰和玉枫逃到了当年日升与玉兰相爱的地方。在空旷的猎场里,在令人感慨唏嘘的猎场小屋里,两人还来不及抒情,另一个重大变故就发生了:当玉兰和玉枫单独相处的时候,玉枫突然醒了过来,恢复了神智。 第9集 姐妹相认,难免感慨一番。原来,玉枫目睹了信芳秦瑞杀人,这才遭到对方的暗算,在绝望无助的乔园内,玉枫力求自保,所以才在长达数年的日子里,一直装成植物人。无比欣喜的玉兰本以为能带着妹妹脱离苦海了,万万没有让她想到的是,玉枫居然要重返乔园,继续装傻,目的是弄到乔府地下宝藏——她说得很明白,日升是爱姐姐的,她自己活到现在,除了经受信芳秦瑞数年的折磨之处,什么都没剩下!这些年唯一支撑她活下来的,就是地下的宝藏,无论是从自身愿望来讲,还是从报复信芳来讲,她非得到宝藏不可!玉兰虽然不同意,但也无法拒绝,只能继续帮助玉枫装傻。秘密是会伤害人的,保守着妹妹玉枫的这种可怕的秘密,玉兰痛苦万分,当日升抱着怀疑的心态同意她回乔园的建议时,她心里痛苦极了。信芳和秦瑞阴鸷的眼神,晓萍和江一雄窥视的目光,玉枫变态偏执的“沉睡”,即将透过乔伟不谙人事的喧闹,透过玉兰和日升焦灼的表情,拉开新一轮争斗的序幕!爱情的力量高过一切,察觉端倪的日升向信芳起誓:如果有人胆敢动玉兰和玉枫一根毫毛,他就要与那人血拚到底。这种气势吓住了信芳,可信芳自认老谋深算,绝不会将几十年的谋划到此划上句点。灰暗的生活中,偶尔也有一抹亮色。玉枫的生日到了,乔伟不惜逃课、被罚跪去为她采花,这让玉兰、玉枫非常感动。孩子永远是天使,可天使也无法阻止成人心中的魔鬼作祟。乔伟、玉兰与日升的关系日渐融洽,装傻的玉枫却控制不住地开始泛酸。姐妹俩终于有了第一次争吵,争吵中,玉兰终于向玉枫说出了心中的秘密:多年前让她怀孕的正是乔日升!乔伟就是她的亲生儿子!玉枫彻底傻了,虽然玉兰竭力证明自己来这里不是为了日升,只是为了找儿子,但玉枫完全不相信玉兰的话——世间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事情证明,乔伟确实是姐姐与日升的儿子。玉枫在这个铁的事实面前彻底绝望了,从此以后,即使玉兰作再大的努力,她也无法再重拾姐妹之间的亲情,因为她的希望完全破灭了。玉枫只能在极度的孤寂中独自奋战。与此同时,嘉明嘉勋兄弟也起了争执,因为嘉勋不相信玉兰会这么简单——她的到来,已经带来了乔园内太多的变故!所有的关系都变得复杂,所有的人都心怀鬼胎,深宅之中,迷雾重重。



风雨江湖路 第五幕 孤城幽影到底是哪个任务触发

http://tieba.baidu.com/f/good?kw=%CD%F5%B8%D5%BD%B2%B9%CA%CA%C2&cid=2&pn=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