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39号特案  »  39号特案
高速云播放晚高峰期可能卡顿请耐心等待缓存一会观看!
高速云M3U8晚高峰期可能卡顿请耐心等待缓存一会观看!
《39号特案》内容简介

社工艾米丽·詹金斯(芮妮·齐薇格 Renée Zellweger 饰)做着单调、繁冗的工作,她每天要和不同的家庭打交道,处理他们的子女教育问题,结果得到的抱怨远远多于感谢。原本的38宗案件已经不堪重负,上司又将第39号案件安排给她。迫于责任,疲惫的艾米丽依旧驱车前往小女孩莉莉·沙利文(祖蒂·弗兰 Jodelle Ferland 饰)的家中。一如既往,艾米丽受到不友好地对待,在此之外,这个家庭的怪异气氛又让她倍感焦虑。有感于莉莉的孤独和无助,艾米丽更为主动地参与到这个案件中来。在一个残酷的虐待之夜,她和同事从莉莉的父母手中将小女孩成功解救。 一切似乎告一段落,一切又似乎刚刚开始……

……
求第39号案件的结局,不要前面的剧透!

女主人公最后烧掉了自己的房子,开着车载着那个小女孩一起冲入了海中,女主人公逃出了车子,得救了。小女孩被关在了车子中,淹死。临死时伸出巨手抓住女主人公的脚,可惜没抓牢。就这样了。



第39号案件 看过的进~~~~

我也没看过,不过发现这个电影还不错,看完了在切磋切磋一股隐藏在暗处蠢蠢欲动的邪恶力量,寻找着突破口时刻准备迸发出来,比任何人所能够想象得到的还要强大……如此令人惊恐的可怕预兆,就出现在一位社工试图去拯救一个因为某个神秘的原因而不肯张口说话的小女孩的过程中。 全身心地投入到处理家庭关系的服务行业中的专业社工艾米丽•詹金斯(芮妮•齐薇格饰),因为工作环境的关系,所看到的都是一些由谎言、忽视和无端的虐待构成的家暴,任何与家庭有关的恐怖事件,她都已经亲眼目睹过了——至少在处理“第39号案件”之前,她是这么认为的,其实真相远不止她想象得那般简单。这一次,艾米丽帮助的对象是一个年仅10岁的小女孩莉尔丽斯•沙利文(祖蒂•弗兰饰),她所在的那个怪诞、可怕、奇异和满是秘密的家庭,令艾米丽感到无比地震惊且心烦意乱……当莉尔丽斯的父母选择在一个午夜的宗教仪式上试图伤害他们惟一的小孩的时候,艾米丽觉得自己再也不能坐视不理了,她开始干预进这个古怪的家庭的生活当中。 为莉尔丽斯的孤独无助、天真纯洁而感到无比地悲伤和心碎,艾米丽决定尝试一些她以前绝不允许自己去做的事情:在处理案子的过程中,加入自己的个人情感。艾米丽希望能够帮助这位性格内向、孤僻的小女孩,于是她决定暂时为莉尔丽斯提供一个充满温暖、快乐幸福的家庭生活,直到她找到一个合适的收养家庭为止。 显然艾米丽并没有察觉到,其实真正的恐怖才刚刚开始:是什么迫使着莉尔丽斯的家人走到要杀害惟一的孩子这一步?为什么每一个与莉尔丽斯有过接触的人,都会突然间发了疯?当极具破坏性且非常神秘的恐惧之源突然在艾丽斯面前撕去了掩饰的面具时,她要如何在极度的惊恐之中存活下来?在知道了事实真相之后,她必须要做的是,保留住自己理性的信仰,以便对抗她有史以来最恐怖的噩梦——尤其是当她进入一个超现实的领域当中,在那里,人性将被邪恶无情地掠夺走。现在,艾米丽惟一需要惧怕的,就是恐惧本身所带来的力量了。[编辑本段]幕后花絮 【什么才能称之为真正的恐惧?】 从《凶兆》(The Omen)到《驱魔人》(The Exorcist),从《罗丝玛丽的婴儿》(Rosemary's Baby)到《魔种》(Demon Seed)再到《小岛惊魂》(The Others)和《孤儿院》(El orfanato),恐惧似乎经常会以图解的形式出现在看似普通的家庭当中……回溯电影历史,你就会发现最值得记忆的恐怖故事都萌生于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的微小裂痕,皆围绕着一些像焦虑、偏执或妄想等不稳定的情绪展开,或者你根本不确定这里面所隐藏的到底是什么。就像这部《第39号案件》,里面讲述的是一个从事社工工作的女子艾米丽•詹金斯,她的任务就是挽救一个又一个濒临破碎的家庭。当她遇到一个快在绝望中溺毙的小女孩时,她不顾一切地想对这个无助的幼小灵魂施予保护,但是很快,艾米丽就发现照顾小孩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并由此不断地挖掘出她更深层次的恐惧——包括惧怕失败、被误解,唯恐有一天自己会彻底地失去控制。 这些恐惧之源足以让一个人心力交瘁、失去勇气,但是在这个基础上,《第39号案件》还提出了另外一种可怕的假设或可能性,是由艾米丽暂时领养的小女孩莉尔丽斯·沙利文释放到她的生命中的,全部都是一些最深刻、最黑暗的下意识的想象画面中应该完全被禁止的邪恶角落……由此衍生出来的恐惧之所以能够牢牢地扼住你的喉咙,是因为它不仅致命,而且还带有一种毁灭性的宿命感。 凭借着2003年的《冷山》(Cold Mountain)而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的芮妮·齐薇格(Renée Zellweger)将会在《第39号案件》中第一次展现她“尖叫女王”的一面,同时这部影片也是德国导演克里斯蒂安·阿瓦特(Christian Alvart)拍摄的第一部美国作品……2005年,阿瓦特因为一部极具革新主义精神的心理惊悚片《抗体》(Antikörper)而被推到了欧洲电影行业的最尖端,整个故事都是围绕着一个连环杀人犯展开的,他那满是疯狂的暴力因子的思维方式很可能会通过病毒的渠道传染给正在审讯他的警官——鉴于引人入胜的视觉风格和非常有煽动性的言论,《抗体》令阿瓦特从几位迅速上位的新晋电影人当中脱颖而出。 在克里斯蒂安·阿瓦特随后的计划中,他希望自己的下一部作品能够制造出一种非常激进且背离了传统的恐怖惊悚片的电影模式,当制片人凯文·米舍(Kevin Misher)将这个由编剧雷·赖特(Ray Wright)着手创作的名为《第39号案件》的剧本交到阿瓦特手中时,这位来自于德国的电影人发现自己很快就深陷在故事所营造出来的恐怖环境中无法自拔了,阿瓦特解释道:“那个时候,我甚至已经在考虑是不是应该换换口味,暂时摆脱掉恐怖电影背后的乖僻世界……但是当我读到《第39号案件》之后,我马上意识到这里面讲述了一个多么尖锐疯狂、拥有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局的优秀故事,我一定要以影像的方式把它拍摄出来。剧本读起来非常引人入胜,光是看着里面的文字,我的脑子里就已经在不间断地想象出相对应的完整画面了。赖特在里面制造了好几个让人倍感震惊的场面,让我感到无比欣慰的是,它们无一例外的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成功地引发出了意外的效果。我能从剧本里看出来,赖特一直在尝试着将观众带离某个舒适的环境——这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有着异乎寻常的吸引力。” 一直以来,克里斯蒂安·阿瓦特都只对那种能够营造出让所有人产生共鸣情绪的恐怖电影感兴趣,他认为:“《第39号案件》恰好具备了这种我最最看重的特质,我尤其喜欢故事里围绕着存在着障碍的家庭所反射出来的那种现实主义风格和真实的情感——对于我来说,整个故事的核心部分,就是即使身为父母,你也不可能真正掌握你的孩子的思想,你可以尝试,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但你永远都无法做到彻底地控制……当有人像艾米丽一样,选择所做的一切都是从正确的角度出发,却仍然没办法起到作用,该怎么办?那么,如果有人做出了邪恶的事情,却被证明是最为行之有效的方法,又该怎么办?” 这些疑问不断地迫使着克里斯蒂安·阿瓦特走进看起来深奥难懂的同时又着重强调的现实世界中,直到一系列突发事件,直接把故事引进了一个悲惨的超现实主义的大环境里,阿瓦特说:“我一直都想让《第39号案件》具备的是一种现实、勇敢的坚韧风貌。” 【从现实风格到超现实主义】 对于克里斯蒂安·阿瓦特来说,一味地追求现实主义并不意味着他就得把自己非常有标志性的电影风格抛诸脑后,所以他仍然使用的是一种看起来结构有点杂乱的视觉节奏,一层一层地建立起一个神秘又充满悬疑的世界,直接制造出让人寒彻骨的影响力,阿瓦特说:“我倾向于将这类电影的每一条线索都紧紧地掌握在手中,这样每一个物理方面的元素,包括每一个道具、每一种颜色的调配和演员做出的每一个动作,都是为了让观众产生身临其境的真实感的——那是一种经过了高温处理的现实主义风格,带领着人们进入一个他们可能永远都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 正是克里斯蒂安·阿瓦特那非常有创造力的电影手段,再加上《第39号案件》的剧本的优秀结构,才使得两位在业内非常有名气的制片人凯文·米舍和史蒂夫·高林(Steve Golin)决定加盟进来的,米舍说:“对于类似的故事素材,阿瓦特总是有一种可怕的直觉,我和高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有一种非常投缘的似曾相识感,我们都很喜欢他,更是爱死了他在谈起电影时的热情、专注和独一无二的观点。在此之前,他从没拍过英语对白的电影作品,但是那部《抗体》早就已经将他的天分表露无遗,对于与悬疑和惊悚有关的话题,阿瓦特的欲望简直可以用‘贪婪’来形容,从他拿到剧本的那天起,他就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用什么样的镜头视角去展示整个故事。” 在影片的前期准备工作还没有尘埃落定的时候,克里斯蒂安·阿瓦特就做好了情节串连图板,他在脑子里对《第39号案件》勾画出了一个完整的表现形式,随后又调整好了每一个画面的细节部分。他知道影片中的几个异常震惊的突发场面应该采取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处理——比如说让人感到无比地紧张的烤箱的系列场景,直接斩断了艾米丽与莉尔丽斯之间良好的关系;还有令人难忘的浴室的那一部分,里面涌现了难以计数的大黄蜂,它们聚集在一起攻击艾米丽那做心理学家的好朋友道格……每一个组成元素都必须小心翼翼地达成某种程度的平衡,阿瓦特表示:“我们希望这些场景不仅非常地吓人,还能汇聚出一种让人心生烦扰的影响力,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达成最原始的目的的基础上,还不能跳脱出一部心理惊悚片应有的涵盖范围。” 在挑选演员的过程中,克里斯蒂安·阿瓦特主要寻找的是那种能够创造出神秘感、相应的情感氛围、焦虑和渴望的演员,他说:“如果想让《第39号案件》里的超现实元素起到切实的作用,你就必须要让里面的这些角色显得真实可信,所以我所需要的演员得能够为影片中的那些过于古怪离奇的事件建立极强的可信度,与观众之间加深情感方面的联系。好在我找到的是以芮妮·齐薇格、祖蒂·弗兰(Jodelle Ferland)和伊恩·麦柯肖恩(Ian McShane)为首的一批非常优秀的演员人选。” 芮妮·齐薇格在《第39号案件》奉献出来的是真实而大胆的表演风格,而她之前的作品已经证明了她的演技拥有的是非常宽的覆盖面,包括为她赢得奥斯卡的《冷山》,还有在《芝加哥》(Chicago)中的精力充沛的女犯人,最后就是她的那个最具有代表性的《BJ单身日记》(Bridget Jones's Diary)系列喜剧了……到了这部影片中,齐薇格需要描绘出来的是一个全新的充满温情的“养母”形象,当她以为自己正在拯救的小女孩其实是所有神秘、恐惧和混乱的源泉时,她的生活同时也陷入了绝望的挣扎之中。 其实开始的时候,就艾米丽这个角色,克里斯蒂安·阿瓦特想要寻找的是一个身体看上去更加强壮、严肃的女演员,因为她需要的是相当的技巧和勇气,才能使得她所处的恐怖环境变得真实可信,阿瓦特承认道:“因为我知道这部影片的主体节奏的改变,需要依靠的是这位女演员对整个故事的把握,所以我想象的是拥有着真正的力量和成熟的思维体系的女士,而不是青春靓丽的小女孩。说实话,能够得到像芮妮·齐薇格这种在好莱坞如此受欢迎的女影人的鼎力相助,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算得上是一个意外之喜。”